图片 1

去年11月,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请来专家学者,举办宣纸与创意生活研讨会,想从宣纸的小圈子里跳出来,拓展用途,走到更广阔、待发掘的市场里去,家装、文创产品等都在公司的转型计划中。

在安徽泾县,有大大小小300多家宣纸和书画纸生产企业,但获得宣纸生产资质的不过15家,年产宣纸约800吨左右。产业规模小、发展速度慢,大多数企业还停留在手工作坊阶段,大品牌、小产业的局面制约着产业发展,难以满足国内外市场对宣纸产品日益增长的需求。如何在传承传统制作工艺的基础上,加快产业发展步伐?

在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的车间里,王国忠师徒在捞纸。

宣纸;王国;捞纸;年轻人;泾县

宣纸质量的好坏外行人很难分辨,市场上普遍存在以次充好的现象,很多书画纸都在打着宣纸的牌子销售。

一深一浅,一捞一放,这个动作,捞纸工王国忠重复了36年。他18岁进厂跟师傅学捞纸,转眼,到了快退休的年纪。

在安徽泾县,老字号谋转型、年轻人巧创新

价与市价格居高不下,产品鱼龙混杂

安徽泾县是宣纸的发源地,王国忠工作的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就坐落于此。2009年,宣纸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从挑选青檀皮、沙田稻草等原材料到最终成纸,要经过108道工序,捞纸是其中的关键一环。

千年宣纸,改变正在发生

一深一浅,一捞一放,这个动作,捞纸工王国忠重复了36年。他18岁进厂跟师傅学捞纸,转眼,到了快退休的年纪。

安徽泾县是宣纸的发源地,王国忠工作的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就坐落于此。2009年,宣纸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从挑选青檀皮、沙田稻草等原材料到最终成纸,要经过108道工序,捞纸是其中的关键一环。

捞纸需要两人配合。2米长、0.8米宽的水槽里装满纸浆,搅拌均匀后,两人各持纸帘的一侧,在水槽中一深一浅地捞两次,一张湿润的宣纸便有了雏形。虽然整个过程只需十几秒,但宣纸的厚薄、完整度等全都取决于此。

如今,和王国忠一起捞纸的,是他手把手带出来的徒弟桂大双。

26岁的桂大双在厂里干了快3年,作为泾县本地人,大专毕业后进入这行,“一开始觉得离家近,做宣纸也挺神秘,后来才发现,过程不是那么简单。”师傅言传身教了2个月。起初,桂大双掌握不好力度和深度,捞上来的宣纸一点都不均匀,只能一遍遍重来。现在,他和师傅一天能捞出900多张宣纸。

每天得抬着纸帘工作八九个小时,手臂常年浸在纸浆池中,腰酸、手臂疼、皮肤皲裂等都是捞纸工会犯的老毛病。“对这份工作有感情,没感情早就不干了”,王国忠说。这些年来,十多个年轻人从他手下出师,“干了这么多年,把手艺一代代传下去是责任。”

在生产一线,像桂大双这样的年轻人不算多,大部分工人都是四五十岁的老师傅。“工作强度大,也很辛苦,年轻人不一定愿意来”,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开晓陆说。招聘时,公司会优先本地人,因为“留得住”。这段时间,许多女工退休了,开晓陆正发愁怎么找接班人,“其实只要愿意来,都能带出来”。

手艺传承难觅年轻身影,但泾县的年轻人在以另一种方式参与到保护老祖宗留下的遗产保护中,让它留下来、传下去。

走进泾县丁家桥镇李园村,张姝正忙着往快递公司的大货车上搬箱子。2010年,作为名副其实的“宣二代”,她和丈夫开了淘宝店,卖宣纸、书画纸及衍生的文化产品,店内绝大部分产品都来自于她父亲经营的宣纸厂。屋子里的货架上,描红纸、粉彩纸等产品满满当当。根据订单将挑拣好的货品从货架上取出、把货品包装好放入快递箱中……人手不多,却也井井有条。

张姝时不时还摸索着研发些新产品,“每年至少开发10个左右”,心经描红、中楷描红等产品推出以后都成了爆款。现在,淘宝店里有200多种产品,每年的销售额达500多万元,遇上“双11”这样的节点,一天能有两三千单。“一开始不专心经营淘宝店,经常要从外头跑回来发货,后来干得不错,干脆辞职。最忙的时候,十六七个人一起包快递都忙不过来。”张姝说得实在,透着兴奋。

张姝的淘宝店是李园村的第一家,慢慢地,像她这样以“前店后厂”模式办网店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在这个总面积11.79平方公里的村子里,宣纸、书画纸生产及加工是主要产业。目前,全村有200余家相关企业、个体户,在全村990余户村民中,200多户都通过各类电子商务平台进行销售,年销售额达3000多万元。

和张姝不同,学会计的丁利强毕业后就选择回家开网店。3年多来,他做了很多尝试。从最初的艰难,到逐渐积累经验,目前,店里的日订单量稳定在500—700件,占父亲厂里总销售量的三成左右。谈及未来,丁利强考虑更多的是产品本身。“说实话,在新品研发上,我们发明创造的不多,还是以模仿为主。”未来,他想优化产品,多开发些小而美、经济实用便捷的宣纸衍生品。

年轻人试着创新,老字号也坐不住了。去年11月,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请来专家学者,举办宣纸与创意生活研讨会,想从宣纸的小圈子里跳出来,拓展用途,走到更广阔、待发掘的市场里去,家装、文创产品等都在公司的转型计划中。

9月6日,秋雨时至,烟锁群山。记者来到宣纸之乡泾县,一片群山掩映的大山深处,坐落着中国最大的宣纸厂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

捞纸需要两人配合。2米长、0.8米宽的水槽里装满纸浆,搅拌均匀后,两人各持纸帘的一侧,在水槽中一深一浅地捞两次,一张湿润的宣纸便有了雏形。虽然整个过程只需十几秒,但宣纸的厚薄、完整度等全都取决于此。

前几年宣纸价格涨得厉害,从2011年到2014年间,价格从400元/刀涨到了2000元/刀。近两年随着调控力度加大,宣纸价格趋于稳定,但仍是纸中贵族。
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文军介绍,宣纸以前主要是出口日本等国外市场,近年来随着国内书画市场的繁荣,宣纸需求量大幅增长,价格也水涨船高;另一方面因具有特殊的保存、收藏的价值,宣纸逐渐成为一些藏家投资的新宠,人为的囤积收藏,也导致了宣纸价格居高不下。

如今,和王国忠一起捞纸的,是他手把手带出来的徒弟桂大双。

宣纸按原料配比不同分为棉料、净皮、特净三种。记者在泾县宣纸文化园的销售中心看到,普通红星牌净皮四尺2000元/刀,特净四尺2100元/刀,而一些精品宣纸价格更高,如严格按古法制作的乾隆贡宣,市价可达1.59万元/刀。

26岁的桂大双在厂里干了快3年,作为泾县本地人,大专毕业后进入这行,“一开始觉得离家近,做宣纸也挺神秘,后来才发现,过程不是那么简单。”师傅言传身教了2个月。起初,桂大双掌握不好力度和深度,捞上来的宣纸一点都不均匀,只能一遍遍重来。现在,他和师傅一天能捞出900多张宣纸。

好酒越陈越香,宣纸也是越陈越好。
宣纸工艺传承人朱建胜介绍,由于陈纸书写效果更佳,价格往往越陈越贵。5年以上的陈纸价格基本上以每年10%的速度递增,10年的红星宣纸可以卖到5000元/刀,30年以上的陈纸,市价甚至可达10万元/刀。

每天得抬着纸帘工作八九个小时,手臂常年浸在纸浆池中,腰酸、手臂疼、皮肤皲裂等都是捞纸工会犯的老毛病。“对这份工作有感情,没感情早就不干了”,王国忠说。这些年来,十多个年轻人从他手下出师,“干了这么多年,把手艺一代代传下去是责任。”

中国宣纸行业协会副会长邢春荣介绍,由于宣纸质量的好坏外行人很难分辨,市场上普遍存在以次充好的现象,很多书画纸都在打着宣纸的牌子销售,导致宣纸市场鱼龙混杂,真假莫辨,不仅搅乱了整个宣纸市场,更严重破坏了宣纸的美誉度。

在生产一线,像桂大双这样的年轻人不算多,大部分工人都是四五十岁的老师傅。“工作强度大,也很辛苦,年轻人不一定愿意来”,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开晓陆说。招聘时,公司会优先本地人,因为“留得住”。这段时间,许多女工退休了,开晓陆正发愁怎么找接班人,“其实只要愿意来,都能带出来”。

书画纸是以龙须草为主要原料,通过化学原料强漂出来的,从原料到成纸只需几天时间,成本远低于宣纸。
胡文军介绍,一般手工书画纸成本在70~100元/刀,少数掺檀皮的成本可达150元/刀,而宣纸当前的制作成本在1000元左右,如此悬殊的成本差异,导致市场上以次充好的现象普遍,影响了宣纸产业的健康发展。

手艺传承难觅年轻身影,但泾县的年轻人在以另一种方式参与到保护老祖宗留下的遗产保护中,让它留下来、传下去。

宣纸是泾县特有的地理标志产品,皮、草、水、技,四者缺一不可,离开了泾县就造不出正宗的宣纸。

走进泾县丁家桥镇李园村,张姝正忙着往快递公司的大货车上搬箱子。2010年,作为名副其实的“宣二代”,她和丈夫开了淘宝店,卖宣纸、书画纸及衍生的文化产品,店内绝大部分产品都来自于她父亲经营的宣纸厂。屋子里的货架上,描红纸、粉彩纸等产品满满当当。根据订单将挑拣好的货品从货架上取出、把货品包装好放入快递箱中……人手不多,却也井井有条。

质与量求质不求量,做好每一张纸

张姝时不时还摸索着研发些新产品,“每年至少开发10个左右”,心经描红、中楷描红等产品推出以后都成了爆款。现在,淘宝店里有200多种产品,每年的销售额达500多万元,遇上“双11”这样的节点,一天能有两三千单。“一开始不专心经营淘宝店,经常要从外头跑回来发货,后来干得不错,干脆辞职。最忙的时候,十六七个人一起包快递都忙不过来。”张姝说得实在,透着兴奋。

宣纸奇货可居,为什么长期做不大产业规模呢?胡文军介绍,宣纸消费本属于高端、小众市场,同时受到原料、人才等因素制约,难以实现规模扩张。

张姝的淘宝店是李园村的第一家,慢慢地,像她这样以“前店后厂”模式办网店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宣纸是泾县特有的地理标志产品,皮、草、水、技,四者缺一不可,离开了泾县就造不出正宗的宣纸。
胡文军介绍,制宣纸必须用泾县地区的山泉水,外地水和自来水都不能替代;青檀皮也必须取自本地的青檀树,且以新生3年的树枝为最佳;稻草以泾县优质沙田长秆籼稻草为最佳。近年来,当地青壮年农民大量外出务工,缺少对原材料基地的投入和培育,青檀林基地逐年荒芜,稻草供应也成问题。

在这个总面积11.79平方公里的村子里,宣纸、书画纸生产及加工是主要产业。目前,全村有200余家相关企业、个体户,在全村990余户村民中,200多户都通过各类电子商务平台进行销售,年销售额达3000多万元。

除了原材料限制,人才瓶颈也制约着产业发展。邢春荣表示,宣纸生产保持着传统的手工操作,苦、脏、累,习艺周期长,技术要求高,劳动强度大,待遇又一般,很多年轻人不愿从事宣纸生产,目前工人老龄化情况日趋严重,技术工人青黄不接。

和张姝不同,学会计的丁利强毕业后就选择回家开网店。3年多来,他做了很多尝试。从最初的艰难,到逐渐积累经验,目前,店里的日订单量稳定在500—700件,占父亲厂里总销售量的三成左右。谈及未来,丁利强考虑更多的是产品本身。“说实话,在新品研发上,我们发明创造的不多,还是以模仿为主。”未来,他想优化产品,多开发些小而美、经济实用便捷的宣纸衍生品。

宣纸制作工艺复杂而严格,从选材、制浆到捞纸、晒纸、剪纸,共有108道工序,造出一张纸需要3年时间,决定了产量不能大幅波动。草收上来后要浸泡晾晒三五个月,做成草坯存放半年以上,让其充分氧化发酵,然后晾晒8到10个月,再存放1年方可用于制浆。
邢春荣说。

年轻人试着创新,老字号也坐不住了。去年11月,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请来专家学者,举办宣纸与创意生活研讨会,想从宣纸的小圈子里跳出来,拓展用途,走到更广阔、待发掘的市场里去,家装、文创产品等都在公司的转型计划中。

胡文军认为,当前宣纸市场供求相对平衡,未来随着文化产业的发展,宣纸产业的市场空间将越来越大。企业应该专注于产品质量,坚持做好每一张纸,擦亮宣纸的品牌,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汪六吉宣纸有限公司是泾县一家老字号的民营宣纸厂,该公司负责人李正明介绍,为保证宣纸品质,企业坚持走精品路线,按照古法工艺生产宣纸,求质不求量,宁可少销也要保证质量。
现在每个月生产600多刀宣纸,平均利润只有10%,但我们并不担心没有市场,而是坚持做品牌。做宣纸只要客户认可有回头客,生意就不难做。

机器做出的宣纸无论是外观还是均匀度都非常漂亮,甚至超过手工纸,但画家一试笔就不行了。

变与守承袭传统工艺,探索产业创新

在泾县宣纸厂的捞纸车间,捞纸工两两一对正在捞纸,只见两人将纸帘轻轻放入盛满纸浆的水槽中,来回淘了两下再抬起,一张雪白如玉的宣纸便从纸帘上揭下。

掌帘师傅张中平做了30多年的捞纸工,一天能捞1000张宣纸,他告诉记者,捞纸是宣纸成纸过程中最重要的工序,看似简单的一组动作,其实并不容易掌握,因为纸张的厚薄均匀取决于掌帘师傅和抬帘师傅的默契配合,以及掌帘师傅精准的手上功夫。
手就是一杆秤,轻重缓急全凭感觉,没有长期训练干不了,年轻人要做到抬帘至少需要一两年,做掌帘师傅至少需要三五年时间。

宣纸制作承袭古法,坚持手工制作,工艺复杂繁琐,给人效率低下之感,能否通过技术改造甚至机械化的方式,改进生产工艺,提高生产效率呢?

朱建胜告诉记者,以前宣纸二厂也曾尝试过机械化造纸,当时机器做出的宣纸无论是外观还是均匀度都非常漂亮,甚至超过手工纸,但画家一试笔就不行了,由于机器造纸改变了宣纸特性,难以达到中国画的笔墨效果,后来生产线不得不关闭停产。

产业创新,首先要承袭传统工艺。在保证宣纸品质的基础上,我们也在积极探索技术改造,减少工人劳动强度,提高劳动效率。胡文军说,以前晒纸车间靠烧煤供热,厂区里矗着十几个大烟囱,现在通过改造全部实现蒸汽供热,节能又环保。此外,划槽、压榨等环节也都实现了机械化。

为适应市场,中国宣纸股份有限公司积极开发新产品,延伸产业链,进军印刷品市场,开发出邮票专用宣纸、摄影专用宣纸等产品。去年企业成功研制了世界上最大的宣纸,纸长11米,高3.3米。
原来最大的宣纸不过两丈,这种宣纸三丈三,整个制作过程需要100多人参与,仅捞纸就需要44个人合作。
胡文军欣喜地介绍,巨宣一推出就受到市场热捧,首批生产1500张,原计划20年卖完,没想到去年就卖了300张,照这个速度,不到5年就能卖完。

关键词:宣纸产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