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日,宁夏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专家论证会在彭阳县召开,来自北京大学、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南京大学、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单位的商周考古专家认为,姚河塬遗址是近年来商周考古的重大发现之一,对研究先周文化的起源和形成、西周王朝建立后对西部边缘地区的控制管理模式,认识商周时期的西北边陲文化面貌、社会变迁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12月1日,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专家论证会在宁夏彭阳县召开,来自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等单位的多名商周考古专家参加会议。专家认为,姚河塬遗址是近年来商周考古的重大发现之一,对研究先周文化的起源和形成、西周王朝建立后对西部边缘地区的控制管理模式,认识商周时期的西北边陲文化面貌、社会变迁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遗址62万平方米,居址、墓葬、铸铜、制陶作坊、道路、沟渠系统,遗迹丰富

  在宁夏彭阳姚河塬遗址还发现了诸侯级大墓,把六盘山地区的建制史从西汉提前至西周早期,提前了近1000年。

  今年4月,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8家单位,在彭阳红河流域开展区域系统考古调查,发现了姚河塬商周遗址。姚河塬商周遗址考古队队长马强说,遗址面积62万平方米,经钻探发现分为居址区、作坊区和墓葬区,是居葬合一的遗址。有墓葬、马坑、车马坑、祭祀遗址、铸铜作坊、池渠系统、路网等遗迹。从出土的陶片、青铜车马器等判断,该遗址从商代晚期延续到西周中期,以西周遗存为主,遍布整个遗址区。

  3000年前西周文化圈最西北的地方

墓葬分布图

  今年4月,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8家单位,在彭阳红河流域开展区域系统考古调查,发现了姚河塬商周遗址。

  墓葬区处于遗址的北侧,现已发掘墓葬10座,可分为大、中、小三种,其中甲字形大墓2座,为斜坡墓道,墓室口小底大。M13的墓道口有殉人,尤其独特的是,M13的墓道东西两侧及墓室西侧有过道连通另外3座墓葬。另一大墓M4的墓室深13米,二层台及椁顶板放置被拆卸的车辆,出土青铜车器有轭、衡末饰、轴、軎、毂、伏兔、泡饰等,另有玉璧、骨梳、蚌器等。竖穴土坑中型墓葬有棺椁、腰坑殉狗,出土鼎、觯、泡等青铜器,柄形器、鱼、蝉、螳螂等玉器;中型墓中的M2形制独特,呈刀把形,北部埋马三层,最下层是完整的
12匹马;南部刀把处为墓葬。小型墓仅有一棺,腰坑殉狗。马坑和墓葬呈刀把形的葬制,目前在西周考古中仅见于姚河塬商周遗址。马强介绍说。

  记者在现场看到,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位于塬地的东部,约占整个塬地的三分之一。据专家介绍,遗址面积60余万平方米。北以李儿河南岸塬地的断崖为界,南抵小河北岸的塬地断崖,西以一条南北向自然冲沟为界,东到塬地尽头的断崖边,部分与小河湾战国秦汉遗址相交错。遗址区内十字形水泥路将整个遗址分为四个区,东北为第一区,东西600米,南北370米;西北为第二区,东西400米,南北380米;西南为第三区,东西390米,南北330米;东南为第四区,东西750米,南北200米。

M4发掘现场

  “这里是周人最西边的大后方,也是目前考古中发现周文化圈最西北的一个点,考古中所发现的制铜作坊是当时的‘高科技’,这样的考古发现为数不多。”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刘绪说。

M2刀把型墓葬和马坑

  目前,经考古发现,彭阳姚河塬遗址有墓葬、马坑、车马坑、祭祀遗坑、铸铜作坊、制陶作坊、池渠系统、路网、壕沟等遗迹。墓葬区处于遗址的北侧,是一处居葬合一类型的遗址。

  此外,还发现车马坑1座,马匹在最底层,其上放置4辆车,均拆卸放置,车轮置于坑壁下;祭祀坑2处,目前发掘1处,呈直筒井状,深8.5米,最底部为一个头部着地倒立状的人,系从上部扔下埋入。人之上为两个个体牛骨,骨头有砍砸肢解痕迹,再上有一完整蜷曲的绵羊,蹄骨有绑缚迹象。

  现已发掘墓葬10座,可分为大、中、小三种,其中甲字形大墓2座,竖穴土坑中型墓6座,小型墓1座。甲字形墓葬为斜坡墓道,其中一座墓道口有殉人。墓室口小底大,深13米,二层台及椁顶板放置被拆卸的车辆,出土青铜车器有轭、衡末饰、轴、軎、毂、伏兔、泡饰等,另有玉璧、骨梳、蚌器等。中型墓葬有棺椁、腰坑殉狗,出土鼎、觯、泡等青铜器,柄形器、鱼、蝉、螳螂等玉器,骨簪、骨梳、骨珠,费昂斯珠、绿松石、玛瑙珠等。小型墓仅有一棺,腰坑殉狗。

H2出土铜渣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天恩认为,墓主人的地位与西周早期齐、鲁、燕诸侯国相当,至少是西周王朝派出的一位重要的诸侯,驻守管控西北边陲战略要地。

H2出土容范器

  “人类的认识不断被新的发现刷新,姚河塬遗址出土的玉器、车马的样式体现出典型的周文化特征,遗址还出土了具有商文化、北方地区文化、寺洼文化等不同文化特征的文物,说明在商周时期,以该遗址为代表的宁夏南部地区同其他文化群落有过较广泛的文化交流和联系。”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苏荣誉说。

  作坊区在墓葬区西南侧,已经勘探出道路、窑址、水渠、蓄水池等遗迹,出土大量铸铜陶范。水网系统位于遗址的中部,包括蓄水池、输水渠、出水渠和引水渠四部分。

  把六盘山地区的建制史从西汉提前至西周早期

H2出土銮铃模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说:“像这样既有遗址又有墓葬的发现,是非常罕见的,其中高规格墓葬,跟中原地区比,既有相像的地方,也有自己的特点,基本上可以看出西周早期到东周早期的传承脉络,从中能看出周人向西北地区发展的情况。”

H2出土铜刀范

  本次遗址考古队队长马强介绍,遗址发现马坑3座,均为竖穴土坑,埋马分两层或多层,上层马骨散乱,下层埋马完整。大型马坑2座,埋葬6~12匹马,小型马坑1座,有2匹马。车马坑1座,马匹在最底层,其上放置4辆车,均拆卸放置,车轮置于坑壁下。出土轭、銮铃、泡、軎等铜车马器。

  由于墓葬被盗扰破坏严重,目前没有发现能证明墓主人身份的文物。但墓葬中发现牛、羊、马等头骨、肩胛骨殉牲,墓室底部有腰坑殉狗,具有殷遗民的特征。大量陶范的发现证明该遗址有铸铜作坊,遗址级别很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天恩认为墓主人地位与西周早期齐、鲁、燕诸侯相当,并且与中央王朝联系紧密。至少是西周王朝派出驻守管控西北边陲战略要地的重要王室贵族。

  较为特殊的是,有刀把形马坑,12匹马,吻部均朝向北,刀把处为墓葬。有祭祀坑2处,目前发掘1处,呈直筒井状,深8.5米,最底部为一个头部着地倒立状的人,系从上部扔下埋入。人之上为两个个体牛骨,骨头有砍砸肢解痕迹,再上有一完整蜷曲的绵羊,蹄骨有绑缚迹象。

M4出土玉璧

  甲字形墓葬-墓道东西两侧及墓室西侧有过道连通另外3座墓葬,马坑和墓葬呈刀把形的葬制,目前在西周考古中仅见于该墓地。专家还介绍,在遗址中,除发现了非常丰富的西周文化遗存之外,还发现较多的商时期的刘家文化遗存,这是以往发现的遗址中未曾见过的。从出土的陶片、青铜车马器、鼎、觯残件、陶范判断,该遗址从商代晚期延续到西周中期。墓葬均发现牛、羊、马等头骨、肩胛骨殉牲、墓室底部有腰坑殉狗,具有殷遗民的特征。

M4出土骨梳

  20世纪80年代,固原中河孙家庄、彭阳新集一带曾零星出土西周时期的陶鬲、铜戈、陶瓮等遗物,如今姚河塬商周遗址的发现,更进一步佐证了,至少在西周早期,周王朝已对陇山(六盘山)东西两侧进行着有效的控制与管理,统治足迹越过了六盘山,把六盘山地区的建制史从西汉提前至西周早期,提前了近1000年。

M14出土象牙杯残

  (本报记者 王建宏 本报通讯员 何小红)

  西周文化圈分布范围的最西北,学术意义重大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王建宏等

  彭阳县位于六盘山脉东侧,是东西文化交流传播的重要通道。商周时期,彭阳属雍州,一度是猃狁等北方游牧民族聚集之地,《诗经》中关于大原的记载,当与固原地区有关。

  遗址中除西周文化遗存外,还发现较多的商时期的刘家文化遗存,这是以往发现的遗址中未曾见过的。出土的遗物还可观察到商文化因素以及北方地区文化、寺洼文化等不同的类型的遗物。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评价,在西北地区这样重要的区域,又是在周人兴起的关键时间点,发现如此大规模、各种社会形态要素齐全的遗址,对了解西周早期封国社会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价值和意义。

玉螳螂

  北京大学李伯谦评价,姚河塬遗址是近年两周时期重要遗址中最令人瞩目的,它的发现说明周人在陕西泾渭地区发迹起来以后,一方面向中原地区进军,同时也向西北方向发展,这对于研究商周转换之际的历史是非常重要的资料。随着考古和研究的深入,未来对商周考古学研究将会有突破性的学术贡献。刘绪教授认为,遗址的发现基本解决了西周早期周人控制北方的势力范围。这是目前考古发现的周文化圈最西北的一个点,遗址中发现的制铜作坊是当时的高科技,这样的考古发现为数不多。

  玉 鱼

  20世纪80年代,固原中河孙家庄、彭阳新集一带曾零星出土西周时期的陶鬲、铜戈、陶瓮等遗物,姚河塬商周遗址的发现,进一步佐证了至少在西周早期,周王朝已对陇山东西两侧进行着有效的控制与管理,统治足迹越过了六盘山。这个论断,可与文献中周宣王料民于大原相印证。

  与会专家建议,尽快制定长期的考古工作计划和保护规划,进一步开展周围区域的调查,用解剖麻雀的方式,为西周早期的遗址发掘研究提供范例。据悉,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将充分借鉴周原等商周考古的工作经验,科学规划,采取多省区联动,多学科合作的方式开展下一步的工作。

相关文章